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那年我18歲,在北京一所很著名的大學讀大一。 農村生長的我,剛入首都,看到別的同學,驕傲的男生、漂亮的女生,心裡有一種自卑感,所以很少與人交往。 。 這時她出現在我的生活裡。她算不上絕色,但絕對是美女,柔順飄逸的長髮,苗條高挑的身材,走到哪裡都是人們關注的焦點。最吸引人注意的還是她豐滿的胸部,堅挺、結實。她性格很大方、開朗,又很會體貼人,溫婉可人而不失堅強,而且成績優秀,是系學生會的學習部長,追她的男生多如夏夜的青蛙,不計其數。   像這麼優秀的女孩一般我是不會去招惹的,我沒錢,又不帥,惹不起。 晚上我們一般都在階梯教室自習,座位不固定。她總是主動坐在我旁邊,沒事找事的與我說話。開始我不理她,可她絲毫不以為意,仍然向我問這問那。沒辦法我只好答話,慢慢的就熟識了,話也多了起來。 有一次她問我:「你不與人交往,是不是有些自卑?」   我說是。   她說:「那我訓練你,讓你自信起來好不好?」   我說好啊。   她說:「第一步,注視我的眼睛。」   我說不要吧?   她說:「說話時不敢看對方的眼睛,別人一眼就知道你心虛。」     於是我大膽地看著她的眼睛。   她的眼睛真好看,很大,很清澈,水汪汪的,儘管戴著高度近視眼鏡,但絲毫無損於她的美麗。   剛看了不到5秒鐘,我就心虛了,把目光向下移。   可是又看到了她更美麗的胸部。   我的臉一下子紅了。   她沒注意到我看了她的胸部,說:「看你看你,膽子這麼小。」   於是我又鼓起勇氣與她對視。   在她的幫助下,我很快開朗起來,同學們也不再把我當「異類」。我真正融入到了同學之中,學習成績成直線上升,還在校園徵文中獲得了一等獎。   當然對這一切最感到高興的還是她,因為她的努力有了效果。   可是我知道我愛上了她,一天不和她說話我就像渾身沒勁。   她是北京人,每到週末都要回家。於是週末成了我最討厭的日子。   我知道她感受到了我對她的感情。因為從表面上看,她對每個男生都很好,好像跟大家相處得都不錯,我只是其中之一而已。但她跟我在一起笑得最多,話也最多,而且每次星期天下午從來家裡回來時,都要給我帶一些吃的,這讓我感到很幸福,也讓別的男生很吃醋。   眼就要放寒假了。   寒假有一個月不能見到她,我不知道這個假期我該怎麼過,只有盼望日子慢一點。   可是時間還是一天一天飛快的過去,寒假終於到了。   雖然父母很想我,但還是寫信叫我不要回去,我也不打算回去。因為買車票的錢相當於我兩個月的生活費。   臨近過年,許多民工都回鄉了,在離學校大概一個小時車程的建築工地上,我找到了一份挑磚和看守材料的工作,晚上就住在工棚裡。工錢是按天算的,每天20元,還管3餐飯,我很知足,因為一個寒假能掙600,下學期的生活費就不要家裡寄了。   北京的冬天真冷啊。   家鄉的冬天也冷,但必竟是南方,把棉被加厚一點就可以了。   可在北京不行。夜裡,工棚裡簡直是個冰窟隆。我又不敢生火,因為工棚裡就我一個人,怕睡著了出安全事故。難以入睡,只能勉強打個盹湊合一下。   臘月十八。早上。  自:Club.ChinaRen.com   我像往常一樣,挑起一擔磚,剛直起腰就看見了她。   她和她爸媽提著很多菜,應該是採購年貨吧。   她也看見了我,很意外。   對視了兩秒。   我低下頭繼續工作。   她叫住我:「你……」   我苦笑:「我要掙生活費。」   她不由分說地拉起我:「去我家洗個熱水澡,換套我爸的衣服,看你一身的灰。」   她的堅決讓我無法拒絕,我去了。   原來她家就在附近。進院子的時候我注意了一下,是一個很有實權的部門。對面走來一人,很恭敬地對她爸說「趙局長好」,看到我跟他們走在一起,很詫異地看著。 她媽在後面說:「我家下水道堵了,找個人看一下。」   我只覺得腦袋「轟」了一聲。掉頭就往回走。身後傳來她和她媽吵架的聲音。   我窮,但我有自尊。   晚上,我坐在棉被裡,想起白天的事,心情很差。於是拿起心愛的二胡,拉起了辛酸的《二泉映月》。(忘了交待,我跟父親學會了二胡,尤其喜歡《二泉映月》)   曲終,有人鼓掌:「今天才知道你還有這手絕活。」   她提著一個大包站在棚口:「不請我進來麼?」   我冷冷地看著她。  她自顧自地走了進來,脫鞋,也在棉被裡坐下。「我帶了幾件我爸的舊衣服,希望你不要嫌棄。白天的事我向你道歉。還有400塊錢,是我給你的壓歲錢。」   我說:「我不要你的憐憫和施捨。我在我的世界裡,以我自己的方式活得很好,不要你來管。」   她說:「我真的想幫你,沒有絲毫看不起你的意思,你要相信我。以前你內向,我幫你開朗起來。現在你生活這麼苦,我想幫你渡過難關。」   我看著她。   她也看著我。   我們就這樣對視著,足有5分鐘。   雖然工棚裡只有25瓦的燈泡,但她臉上的真誠卻真實地映入我的眼底。   一個念頭在我心底升起。   我突然一把扳過她身子,把她壓在身下,一隻手粗魯地抓著她的胸部。   她愣了一下,可能一下沒反應過來,但隨即掀開我,然後一個響亮的耳光落在我臉上。   「無恥!我真是瞎了眼了!」她整理了一下,頭也不回地走了。   我知道我與她徹底結束了,心裡一陣輕鬆,儘管很不捨。   又開學了,大家陸續返回了校園。   她依然與每個男生保持著交往,除了我。晚上自修,也遠遠的坐著。   同學們也發現了這一點,都問我原因,我不答。   日子就在這冷冷的氣氛中過去了三年,每一天我都承受著煎熬的三年。看著她若無其事的與其他同學嘻笑,我的心就一陣陣刺痛。於是我更加發奮的讀書,但最高獎學金絲毫不能減輕我的痛苦。   我知道我深愛著她,但我不配。我想只有畢業才能解脫這種痛苦。   而我在她眼裡就像是透明人一樣,她的目光從來不在我身上停留。   直到有一天……   那時已經是夏天了,離畢業大概還有個把月。我們寢室一直有「臥談」的傳統,那天一個平時與我關係很好的朋友說起了她「那對奶子,嘖嘖,真想咬一口。」那表情,就好像真的咬了一樣。我撲上去,狠狠給了他一拳。   第二天,我們兩人都青腫著臉去上課。全班同學都知道了打架的原因。晚上,在階梯教室,她又坐到了我旁邊,盯著我不說話。儘管已有三年不曾對視,但我仍讀懂了她的目光,她是在詢問。我說:「因為我不想別人侮辱你。」   她說:「既然如此,那當初你自己為什麼要侮辱我?」   我只覺得熱血上湧,心中埋藏了三年的話終於脫口而出:「因為我不想你在我身上浪費青春。我配不上你,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。雖然我喜歡你,但我畢業後要回去的,不可能留京。而你不同,你應該有更美好的未來。」   「然後你就用這種方法來讓我討厭你?」她看著我。   我也看著她:「是。」   又一次對視。   良久,她仰起臉,但眼淚仍掉了下來。   我收拾好書,走出了階梯教室。一直到畢業,我都沒有再去自修。   …… 八年後   臘月十八。早上。   我像往常一樣,為女兒準備早餐。   手機響了,是我留京的同學打來的:「她今天結婚。」   我說:「誰結婚?」   他說:「還有誰?已經32了,全班最後一個結婚,還非要把婚期定在臘月十八,都快過年了,不知道她怎麼想的。」   「光」的一聲,我手中的鍋鏟掉在地上。   客廳傳來妻的聲音:「怎麼了?」   我說沒什麼,拾起鍋鏟,把已經煎糊了的雞蛋丟進垃圾桶。 .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愛一旦錯過都不再!................ 願在愛中的男男女女們莫因一時一事而成一生之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