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一 又一次走進了深夜。鄉村,沉靜而馨香。 靈魂被拷問,在往事中跌跌撞撞。 終於,清醒地品味這個春天,第二十七片葉子悄然搖曳於枝頭。 卸下冬的冰寒,交給無邊的黑暗。 你飛鳥般的身影,穿越時空,飛向我簡陋的書房。 永夜裡,我們面對面地坐著,傾談。凝視,你依然是那樣純淨的笑臉,我卻想不起自己從前的模樣。 倏然間,你已消失,在微寒的夜裡。 二 推門而去的一瞬,我看到了你的側影,夕陽照在臉上,柔和卻孤獨。 固執地,沒有去看你的眼睛。儘管我知道,裡面盛滿了深情。 走出校園,一次也沒有回頭。 朋友啊,請你原諒,我已經沒有權利去選擇! 我和春天有個約會,如果能忘卻冰雪,她會欣然接受邀請。 與春共舞。忘了你的身影,忘了你的眼睛,忘了你深情的注視。冰雪一點點消融,化盡了,所有你的蹤跡。 春天啊,我已經一無所有。 春天啊,其實我一無所失。 唯一的我,唯一的心情,唯一二十七歲的春天。 山崗上,一樹杏花,暗香襲來。 三 我懷念,校園裡聖潔的白玉蘭,憂鬱的紫丁香,爛漫的櫻花,她們都曾經點綴過我的夢,給過我幸福的惆悵。 校園深處,哪個女孩重複著同樣的夢境? 花兒,過了春天,總要凋零。 歲歲年年,其實花和人都不相同。 四 那管淒婉的簫,還在深深淺淺地浮動?那音色質感雅致低徊的風格,靜若處子,人在無言中親近久違的心情。 一些封存在記憶深處的飄忽的往事,鮮明如初。我一次又一次細細撫摸,落滿塵間溫度的親情鄉情和愛情,任由幽深玄遠的簫聲,如水一樣,瀰漫開來。 而持簫的男孩,如今流落何方?想當年,才華橫溢落拓不羈的少年,因一次醉酒負簫而去,一夜未歸,灑脫而淒涼。遺憾的是,校園裡,再也聽不到,那樣恬淡本原的簫聲。 等待他的命運,是被逐出校園。被放逐的瞬間,你臉上掠過的是悲愴,還是豪放?想起《陽光與蛇》中牧師的兒子顏山水自我放牧,離開了校園,是否他們是同樣的教徒? 雙手沾滿泥土的老父親,該是用怎樣一臉的驚愕?可是,也只有他能讀懂你的目光。知子莫如父呵! 輕輕一笑,竟化解了所有的憂傷。 扛著鋤頭,一步一步地,走向土地。那管簫還懸於受中。你是土地的兒子,將為和著汗水和淚水的土地留下悠揚的傳說。一聲輕歎在身後…… 偶爾的夢裡,有淡淡的芳香,一個長髮飛揚的少女,還有一位老教授蹣跚地走過…… 青青校園,恍如隔世一夢。那個少年有一個古典的名字:解月。 人到中年,驀然回首,只道少年輕狂,不識愁滋味。多少的歡笑,淚水,灑在厚重的土地上。 是非功過,任後人評說。 五 夜深了。芳香的土地上,那悠揚的簫聲依然嗎?讓我常常想起,校園裡那如慕如怨的傾訴。它撫慰著化解著我的心,漸漸地感到一種平靜和解脫。 這時,我的靈魂脫離軀體,悄然融於曠野,融於渺遠的長空,人達到了無慾無求的境地,感受一份來自天宇的清純音樂,彷彿置身於一個山明水淨的地方。 歲月,是一位寬容的老人,讓我們學會淡泊,忘卻曾經的悲苦,快樂地生活。 欲說還休……